Ning

【机械之心】忘羡,星际,AI

6.
   蓝忘机和江澄打过照面,魏无羡就感觉到江澄在扫描他,
   
    他心知自己外貌与人类无异,虽然没有说有十分的把握装的像,但并没有料到这么快就被察觉到了。
   还挺敏锐。
   
   江澄微皱眉头,好看的眉峰拢起,一见面时他便对眼前的这个被包装得很好的亚人有一股道不明的感觉,
     眼神锐利的扫描下来,却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身份编号没有,系统类型没有,总之就是没有,什么也没有,底版干净的像个扫地机器人。

      倒不是讨厌或者敌意,只是看不透。他绝对的控制和掌握侦察能力在这看不透下有点不爽,
     啧,权限比他高。

     也是,能和蓝忘机并排站在一起的也一定不是什么水货,
 
     伸出略微泛着金属硬冷光泽的手,

     “江澄。联邦编制mdsg0916,F型一级。”
     他自报家门,就是想魏无羡也报出身份来。

     “哈哈哈,你好你好,我,魏无羡,WX0001”
     魏无羡朗声的与他握了一下,打着哈哈道。
     江澄一愣,
  
     先是惊讶于接触到的温热的触感,机器人的手脚一般都是冰冷的,只有躯体部分才会有温度
    又被魏无羡的话晃了神,
   
     W开头的?他怎么没听说过有这么一种型号的亚人?而且连属性也没有。

     但是那毕竟不关他的事,因此只能点下头嗯了一声。

     一道视线集中在他们的手上,是蓝忘机。江澄这才意识过来,他们握的太久了,连忙将手抽了回来。
……
    三个人并肩走着,后面的守卫整齐跟着,都没有话说,一时间走在来往基地的人群了显得格外寂静。
   
    魏无羡捎了捎鼻尖,这气氛还真是……
  
    “兄长托我给你带话,”
   最终蓝忘机平视前方,对江澄道。

     “嗯?蓝涣?他说什么?直接发信息就好了,何必这么麻烦。”
     江澄侧过头来,凌厉的轮廓好像有些软化,

     蓝忘机顿了顿,
    “兄长说……他想让你听到,他想你了。”
  ……
     噢噢!他……他听到了什么?蓝湛的哥哥和江澄?!
     魏无羡在一旁被这个重磅炸弹丢的差点没跳起来。一边假装漫不经心的把目光转到一旁,好像营造出一种,你们可以说悄悄话,我不会听的场景,一边疯狂的在心里催促他们两个谁快点接话。
  
     “什么……咳……”

    蓝忘机如释重负的缓缓吐了口气,点点头,
    “嗯,兄长就是这么跟我说的。”
    
     “他真是……”
    魏无羡发现江澄薄毅的脸庞好像不可抑制的满上名为羞窘的表情,放在身侧的右手摩挲起尾指上戴着的两枚戒指来,
 
    一蓝一紫,
    明明都是冷色调,放在一起却莫名令人觉的温馨.。
……
   江澄把他们送到指挥部后,几乎是快步逃走的,咬牙皱眉,一副苦恼的样子,只是嘴角那抹笑没有逃过魏无羡的眼睛。
 
    他转身走的时候,魏无羡看到江澄左耳后的耳垂上印了一颗很小的标志,
      是一朵紫色的九瓣莲,很小,也很隐蔽。

     他不禁摸了漠自己的耳朵,触手柔软光洁,只是不知道有没有东西印在上面。
    
     由于机器人技术越来越发达,外貌也越趋近于人类,为了区别开来,每个机器人都会在诞生时就被烙印上标记。

    越低等的机器人所刻印的地方就越明显,区别也是由数字和字母组成,烫在颧骨的地方,一眼就能看到,

     之后便是落在锁骨,心口,腰侧,手脚四肢。
   
    有些L型(情人型)会根据情.趣需要印在更隐秘的位置,提醒着人类,那是一个机器。

      而他的呢?
     魏无羡去看蓝忘机,发现蓝忘机也正注视着他。
     

【机械之心】忘羡,星际,AI

5.
    跟着蓝忘机走进控制室,所有人都清一色的蓝色笔挺利落舰服,在忙忙碌碌的做着自己的工作,并不喧哗,只是偶尔有低声的交流,
       看到他们进来,整齐而恭敬的叫了声含光君,然后对他身后的魏无羡报以奇怪打量的眼神,无数的视线汇集,所有人都脸上都出现了一瞬的错愕。
      震惊,一向不喜欢被人触碰的含光君竟然被人搭着脖子!

        蓝忘机好像看出他们内心的腑俳,垂了垂眸,一只白皙而棱骨分明的手就那么大咧咧的勾搭在右肩上,把一尘不染的制服压出几道皱皱巴巴的印子。

       然而他只是扫了一眼,并没有说什么,继而抬头,微微颔首表示回应,扫视一周,那淡漠的视线犹如实质一般,魏无羡便看到他们以为蓝思追为首的小辈都不住将腰背挺的再笔直一些,个个脸上紧张,生怕出什么疏漏。

        “嗯”
       蓝忘机收回了目光,让在场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好像可以看到他们被吊在嗓子眼的一团魂状物又回到他们体内。

       魏无羡暗自勾了勾唇,
     哎呀,这么凶!蓝湛有那么可怕么,只是没什么表情罢了。

      思追走上前去,把控制板递到蓝忘机手上,
     
     “含光君”
    
     蓝忘机接过,手指流畅的输入一串指令,然后那个光幕就射出一束莹蓝色的光,扫描他的眼球。
     整个过程很快,魏无羡捕捉了一点那光,猜测是登陆时类似签署文件的东西。

    “思追,”
   蓝思追立刻绷起神经,

  蓝忘机一边检查着系统,回头时魏无羡正好在好奇的在往这边看,向前探出了小半个身子,又怕靠的太近打扰到他,便只是够着。
    
    眼神里闪过什么,忽然想起魏无羡在舰舱里说的,
   “以后这些工作都交给魏婴,他是我的助理”
    
   “是,含光君”
   蓝思追楞了一下,继而利落的答道。
 
   魏无羡也没有像到蓝忘机会这么直接,以为抢了小孩的工作,有些不好意思的捎捎头,给蓝思追做了个抱歉的口型。
 
    蓝思追回应的笑了一下,摇摇头表示没关系。

    这些其实都不是他的本职工作,因为含光君平时太忙了才做的,现在有人分担,自然求之不得。

    蓝忘机只是对他一个人说,但是声音低沉平稳,富有穿透力,足以让在场的每一个人听得清楚,打回了几道不是本家人的探究目光。
   这让魏无羡在心里小小的感谢了一下,纵使是个亚人,他也不喜欢被像研究什么似的盯着看。

   就是这么个小插曲,庞大的星舰忽然有力的往下沉了一下,像是契合在轨道上面一样发出沉闷的咔嗒声。

     “要降落了?”
  魏无羡有点兴奋,他还没去过户外,对记忆核里的那些描述都十分好奇。
    “嗯,进入气层了,大概还有三十秒”

    蓝思追指着中央屏幕上巨大的倒数数字回答道。

     “所有人做最后检查,然后去舰桥”

    蓝忘机轻轻的扣了几下掌,然后率先走了出去。坐在端脑面前的几个小辈都面露欣喜,外面执行任务那么久,到处都是一望无际的黑沉宇宙,就算再怎么美,也难免产生压抑的心理。

……
   舰桥连接完毕,魏无羡可以从透明的电梯玻璃看到外面的情景,他们在十几层楼的高度坐电梯往下,地上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就像是一只只小小蚂蚁,

     “思追,等会回去后先带景仪他们去做负压检测(长期待在太空由于没有星球引力易得血压病,需做定期排查),把报告给我。”
     “是”
    
     做完最后的交代蓝忘机便抬腿胯出了舰桥,魏无羡跟着出去,外面突然耀眼的光洒在脸上,微微有些刺眼。

      一下星舰,早已经有一队人等在那里接他们,为首的男人面容俊挑薄毅,细眉星目,紫色的制服衬的他目光如冷电,含带着一种隐隐的倨傲和攻击性。
 
    魏无羡只与他远远看了一眼,对方便立刻敏锐的与他对视,两道目光在空气中狠狠的碰撞了一下,似无声的过了一招。

     是江澄了,
     魏无羡心道,资料里显示他是联邦现役为数不多的F型亚人之一,战斗侦察舰紫电的指挥使,军衔等级不低。
  
   

【机械之心】忘羡,星际,AI

4.
    看着蓝忘机欣然接受,魏无羡有种有意无意被坑了一把的感觉,

     刚想尝试着看能不能反悔,实验舱的提示灯就闪了一下,只得作罢。

     “蓝湛,有人找。”

     “嗤……”

     舱门外面站着一个干净清秀的少年,和蓝忘机一样扣子整齐的别到最上面,领口系着一条淡蓝的的领带。

       “含光君,星舰马上就要着陆了,这是云深不知处关口的文件,需要……”

        他看到蓝忘机出来,训练有素的开始汇报起来,然而抬眼看他身后又探头探脑冒出来一个人,还隔蓝忘机极尽,禁不住吓了一跳,

         “啊,这是……”

        魏无羡冲他笑笑,看了蓝忘机一眼。

      “魏无羡”
      
        记忆核里显示这个小家伙是蓝家的人,叫蓝思追吧应该是,品貌倒是极好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在他面前暴露自己是个违规产品这件事。

       虽然蓝湛不说,但他也明白,要是表现的太明显了,肯定会招来不小的麻烦。

       “哦,那个,魏……魏……”
    
        他以为蓝思追没听清楚,又重复了一遍,

        “wuei, wei, 魏无羡”
 
       “嗯……魏先生。”
……
       魏无羡无奈转头,问蓝忘机道,
   “你们家教这么严的吗,吓得小孩都不会好好说话了”
      蓝忘机淡淡道,
   “礼教不可废,思追,魏婴就是跟你提过的WX0001号。”

       “真的!”
     蓝思追惊叫一声,发觉不妥,连忙收声,压低了脑袋,看起来就像在偷偷摸摸的进行什么秘密谈话,眼神再看向魏无羡时带有满满的好奇和惊叹。

      “好厉害……这真的是WX0001号,双核芯的。放心吧含光君,我觉对会保密的。”

     “也不用刻意,自然便好”他没打算将魏婴藏着掖着,对外就算说他真的是个人类也并无不可,只是亚人的身份方便些,也好解释些。
    
     “嗯嗯。”
  蓝思追点头,这次直接转向魏无羡,
    “那,魏先生,我可不可以……就……就一下”
  
    魏无羡欣然伸手,让蓝思追捏了捏他的小臂。想他历练还浅,没有近距离的接触过亚人,少年心性按捺不住好奇。

     蓝家一向说一不二,蓝思追真的忍住只捏了一下,然后便感叹了一番仿生材质的触感多么多么真实,多么多么神奇,就差没做笔记了。

    魏无羡连忙打断他,
     “打住打住,再说我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不是说有文件吗,你们家含光君还有工作呢!”
  
     虽然很想问问是不是真会起鸡皮疙瘩,但在蓝忘机仅是一旁静静站着也很有压迫力的气场下,蓝思追只能先做了报告。

……
     “好,我知道了,就交给系统呈报上去。记得回去后做定期排查,我们会在云深不知处待一段时间。”

  蓝忘机有条不紊的将任务布置下去,魏无羡就在一边抱臂斜靠在舱门上看着,
    干练,简洁,不说废话,对待小辈也很耐心的引导,蓝湛这个百年天才真的不是吹出来的,但是怎么会这么草率地多了自己这么个小辫子呢?
   他实在意是想不通,

   好在他不是死脑筋,想不通便不去想,继续安静的等着他们说完。

     他看到一半时就感觉蓝湛好像在用余光看他,可是低头感觉自己并没有什么可看的,便换了个姿势,一只腿向后抵在墙上支起来,将手枕在脑后,依旧是个不太规矩的样子,继续看。

      好不容易蓝思追将控制屏上的条条框框都戳了个遍,扬起一个温和的笑容,道
 
     “那我去准备一下,含光君,五分钟后星舰会降落,嗯,来接我们的好像是……江指挥,据说联邦那边还有会要您去开。”

     “好,我知道了”
   蓝忘机一颔首示意,蓝思追就抱着平板走的没影了,应该是很忙的。

     魏无羡望着他的背影略微表示一下同情之后,回头看蓝忘机在盯着他。

     “怎么啦,含光君。”
     他突然觉得这样叫很有趣。蓝思追这么叫时是一种恭敬,而他这么尾音上挑的一声,意味就变的有点飘走了。

     “为什么这么站?”
    蓝忘机看着他屈起的笔直小腿,问道。

   “啊?因为舒服啊,还省力呢,蓝湛你没这么站过?”
     虽然这样很不端正,但是魏无羡身量高挑修长,小腿线条优美,加上唇角常常蕴着笑意,随意这么一靠,不挑错的话还是很好看的。
     蓝忘机摇头,抿唇,似是严格的礼仪训诫就要脱口而出,最后还是生生忍住了。

     “随你。”
    
   

【机械之心】忘羡,星际,AI

3.
  “哎!含光君”
   魏无羡轻巧的翻下休眠舱,一下子跳到蓝忘机面前,对上那双淡色眸子。
 
   “叫我蓝湛便可。”

    “好吧,好吧,那蓝湛,咱们能不纠结这个么,我才刚醒,来说说我嘛。我,”

      魏无羡半个身子都快凑上去了,还浑然不觉,一手扯着蓝忘机的袖子,一只手指着自己,放在心口出戳了戳,眨眨眼睛

     “我到底是不是亚人啊,怎么感觉怪怪的?像是人类做了个梦一觉醒来一样,机器人也会睡觉吗?还有还有,我找不到任务可以做,是不是哪里搞错了,需要修吗?”
 
     他吐词清晰,鲜红的唇开开合合,只是语速有些快,像发连珠炮似的问上问下。
 
     蓝忘机被他近身黏着也不恼,由着他往上顺杆爬,只是一丝不苟的把魏无羡半开的衣领又重新扣上,垂着眸,
   
    “是,不过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是坏了吗?一开始就是坏的?”
   
     听他这么语气没有波澜的说,魏无羡有点紧张,但面色上还是假装很洒脱的笑着,连那衣领带来的不适也被忽略了。

    “不,你是最好的。”
   
      最好的配置,最好的芯片,最自由的权限。你会对这个世界做出怎样的反应,魏婴?
  
     “可以做更多事,不是坏了”
      顿了顿,还补充了一句
      “放心。”
   
     魏无羡有点明白他所说的意思了,就是他是个智能中的智能咯,别人办不到的他可以,很流逼喽。

     但是脑中还是放了一个不稳的脉冲。

     大家说话就好好说话嘛,“你是最好的”这种话,哎,还真是……挺有杀伤力,就算蓝湛不是针对他这个“人”,单纯的阐明这项技术罢了。

     “所以?这跟我没有任务有什么关系吗?”

     最好的当然就应该对应有最艰难险阻的任务啊!

      蓝忘机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好像不知该怎么解释这种在机器人眼里再合乎逻辑不过的思维模式。

      “你是不受命令限制的,从某方面来说,你是一个人。”

      蓝忘机竭力想让魏无羡意识到这一点,只可惜大名鼎鼎的含光君实在说不出
“因为活得太拘束了所以想让你代替我好好玩一玩!”
这种幼稚爆棚的理由,因此显得有些磕磕巴巴的,严肃的宛如一个记笔记的小学生。

     他的话很平稳,声音也很低沉有力,但那一瞬的停顿还是被敏锐的捕捉到了。
     这下魏无羡就觉得很有意思了,他大着胆子伸手去搔了一下蓝忘机的下巴,两个人隔得更近,弯着眸子道,
   
     “也就是说我做什么都行?这么猖狂的吗?”

      蓝忘机点头,末了加上一句,

     “犯罪不行”
   
      魏无羡被他的认真逗到憋笑,
     
      “就这一条不行也够厉害的啦,蓝湛!真是看不出来,你可是含光舰长,联邦要员,造我这么个违禁产品是想干嘛,嗯?”
  
      魏无羡这个机器人现在看来可比蓝忘机自在多了,性子活泼,像一匹没有缰绳的马,很快就适应了新的环境,并且开始使足了劲儿的散欢。

    蓝忘机默声不应,
    
     魏无羡继续道,
   
     “而且你不给我任务,嗯,解放是解放了,但是我干嘛呢?你就没有想过我会无聊?人类不工作也会无聊的嘛。”
  
    这下不再是没有回应了,蓝忘机猛的抬头盯着他,眼里好像一点严肃的挫败感。
 
     额……不会吧,魏无羡看他这架势连忙转弯安慰。
 
     也是,蓝湛那么忙的人,字典里压根就没有无聊这两个字,着实尴尬。

    “哎哎,不……我瞎说的,刚才卡了一下,不是说无聊……”
 
    果然,他一提这两个字蓝忘机的脸又迅速黯淡下去了,面无表情。
    
     “那……那我跟着你,你干什么我干什么,替你加班,做个助手。绝对嗯,有意思。”
    他瞅着蓝忘机的脸,绞尽脑力.。

      “好” 

    

【机械之心】忘羡,星际,AI

2.
    偌大的实验舱内,蓝忘机正望着眼前躺在休眠舱里的人,默然静立。

    他自认为是很了解机器人的,早先时候经由他手组装的机器人不计其数,他也知道亚人的外表和机体构造几乎可以达到与人类等同的境地。只是一切在看到WX0001的时候,
     还是不禁怔住了呼吸。
     面前的人,修长的脖颈以下全部被冷藏的气体模糊,看不真切,唯一清晰可见的是张俊美疏朗的面庞,还有一双涵韵的紧密双眼,
      那是一双很漂亮的眼睛,

      蓝忘机默默想到,
      即使闭着,也丝毫不减它的鲜活与明媚。
    
      笑起来会很好看。
      蓝忘机觉得自己有点奇怪,莫名的,有些急切想看到他醒来。
     
      解除休眠的状态,舱盖缓缓的打开,渗出来一团团白丝的冰气。
      
       冷气消散,蓝忘机只看了一眼,视线便立马跳开了,整个人有陷入一瞬的僵硬。
       他没有穿衣服,
       与人类无异的修长四肢,白皙紧实的胸膛肩膀,就这么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中,没有一丝的遮掩。
      
      蓝忘机不知道自己在躲避什么,意识有些不集中。在休眠舱旁边拿了一套舰服给WX0001穿上,直到套上上衣快要将扣子扣完时才想起来,芯片还没有放进去。

      于是在小小的懊恼了一下之后,又将那要合不合,要散不散的衣服解开一些,露出小半个线条流畅的胸膛,伸出一指,在左边贴近人体心脏处按了一下。
     
     尚未激活的机体已经开始运转,指尖触上去,温热,比人的肌肉组织稍稍紧实些,却依旧柔软。
   
      一指按下去,原本一片光滑的肌肤表面下发出一声细微的类似机械钟表运转的声音,然后打开了一个狭长的小口。
       蓝忘机将刚刚合成的那片芯片放进去,又放了另一张属于机密的高级芯片进去,
       一般的亚人只有一个芯片,但是WX0001的自由度很高,自主计算能力更强,需要更大的核储存,因此需要两个。

       双核驱动。
      若是这个消息放到外界,恐怕又会掀起一波惊涛骇浪来。
       但这些蓝忘机都不在意,
       他放完芯片,盯着眼前的白皙平滑的胸膛,如江安群峰的眉微敛,开始罕见地纠结,

      是就直接这样穿完,还是等他醒来自己穿 ?
      那片胸膛白晃晃的,蓝忘机觉得有些挪不开眼。
但不论是谁穿,思来想去总觉得要把这片肌肤掩到衣服下面去有点可惜。
           
      于是含光君还在认真的搭着衣领,思考穿脱的问题是,那双闭着的眼睛睁开了,
      不仅睁开了眼睛,他整个人都想上仰了一下,直直碰上了蓝忘机的头。

      一声闷响,

      听着就很疼,魏无羡有点小尴尬,这一撞将他们的距离分开了些,正好看清彼此,
     
      入目的是一张俊美得如琢如磨的面孔,带着清冷与严肃,额角还有点红。
      他不禁一笑,
     "抱歉"
 
     蓝忘机的直觉一向准的可怕,这次也不例外,魏无羡的的眼睛又黑又亮,好像会笑,而真正笑起来的时候,那微微上挑的眼角便更好看,像是能将人吸引进去。
     
    "无事。"
    蓝忘机放开他,撇开眸子。
 
    "哟,这是干什么呢?"
    魏无羡也不在意蓝忘机的冷淡回应,扯扯身上半披不挂的舰服,飞快的运行确认了一百遍自己不是情人型的事实。
  
     "衣服……你自己穿。"
     蓝忘机偏过半个身子,好像在看他,有好像不愿意看他。
     
      总归不会是在害羞吧,
      魏无羡觉得蓝忘机的反应有点不和逻辑,都看光了再回头来害羞?嗯,这很正常……个鬼。

        而且不只是蓝忘机奇怪,

       魏无羡修长的手指夹着最后一个扣子扣上,

    嗯,有点紧,

       于是又利落的解开了,还拨开了倒数第二颗,让分明的锁骨半露在外面,

      他觉得自己也很奇怪,

       明明是个亚人(机器人一诞生便会知晓自己的身份),思维这么活跃且脑电波如此跳脱先抛开一边不说,那空空荡荡的任务模板又是怎么回事?
       人类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没有明确规定工作,散养个吃白饭的真的没有问题么?

       "那个……"
       "你叫什么名字"

       同时开口,魏无羡再度尴尬,同时有些懵。
     好吧,人类就是上帝,他选择先回答蓝忘机的问题。

     "WX0001啊"

      魏无羡有点莫名,制造他的人总不会连他的型号都搞不清楚吧,这人看着还挺精明的呀,莫不是个傻的?

     他表情丰富且不假掩饰,那一点点的狐疑全部落到了蓝忘机眼里。

     "不是型号,你的名字,叫什么"
……
     "魏无羡"

      "还有"
    ……
       "魏婴?"

    "嗯,魏婴,我以后就这么叫你,可以吗"

    蓝忘机的声音淡淡低低的,很有磁性,也很好听,
    魏无羡不可控的寻声点点头,然后猛然醒悟过来,
    没有那个人类是会主动咨询机器人的意愿的,他们只会由代码发出命令,机器人负责执行就可以了。

   而刚刚的一瞬间,他不但自己做出判断,而且脑子里还想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比如蓝忘机的声音很好听啦,虽然冷着脸但实际很温柔啦等等之类的,全是他自己想的。
     
     魏无羡隐隐意识到,自己好像超出了机器人的一些范畴。这种感觉让他有点不知所措,又有点
期待。

  
  
 

【机械之心】忘羡,星际,AI(机器人)

     纪元2450年,
……人类创造Al 300周年,
……创造亚人(具有人类外表和行动能力的机器人)100周年
……联邦政府和帝国处于休战期,
……发展机器人并投入全线领域。
     
   含光号,
   联邦蓝氏战斗力首屈一指的综合战斗型星舰,拥有最精端的指挥系统和强悍的战斗能力,而它的现任舰长,是纪元一百年来最杰出,也是最年轻的指挥使,
    蓝忘机,蓝湛。

    一望无际的黑沉的寂静世界,含光号刚从联邦边界的CW600星球执行护航任务返回,巨大的舰体划破空间,只流下点点流动的蓝色星光。
  
       "嗤……"
       实验舱的的门缓缓打开,走进来的是蓝忘机,身形高挑出尘,贴身合适的舰服被穿的一丝不苟,半竖的立领将线条优美的喉结堪堪遮住,却给人一种不可侵犯的严肃冷淡,浅色琉璃般眸子环视了一圈,最后落在中间近人高的首脑集合屏幕上,走上前去,坐在它面前。

    一只修长而棱骨分明的手虚搭在投影键盘上,蓝忘机淡色的眸子注视着眼前的虚拟屏幕,流畅的输入一行指令代码,
……WX0001,
      这是他几个月以来的私人企划,今晚就将要做最后的一步,然后完成。
       他在离开云深不知处(又名GS4916星)以前,兄长找过他一次,身旁带着一个人,一个F型(fighting战斗型)机器人,晦涩的表达了他们已经结成伴侣的事情,那个尾指带着蓝氏婚戒机器人的名字叫江澄。

     没有过多的讶异,人类与机器人相恋并结合的特例在一百年前亚人出现的时候便已经合法。因此他能做的只有祝福,和一张新型数据处理芯片,当做贺礼。
   
     兄长走了,临走时回头看他还是万年不变平静无波的脸,很是温和的笑了笑,
    "不必过于苛求自己,若是有想做的事情,便放手去做吧。"

    为了这句话,他思考了整整一个月,然后接到了临时任务。在含光号上,他确认了自己的内心,又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去部署,去采集数据,在每天的繁重公务中抽出时间,亲自一个代码一个代码的编程进去,绘成一套新的运行系统。
      ……亚人,躯体合成类型:自动集成。权限登,高 级。
        流畅的字符跳跃闪烁,千万枚细细密密的光点像游鱼汇入大海,通过首脑主线传达到另一个世界里去。

      ……功能……
      每个产出的机器人一诞世便携刻着自己的任务驱动指令。不论是精尖端的亚人还是普通的AI,永远无法反抗和违背的,便是体内核心芯片上刻写的宿命。
      随着亚人的高度智能化和精细化,外貌如常人的亚人分为
M型(medical医疗型)
F型(fighting战斗型)
H型(house keeping家居型)
E型(enginer工程型)
L型(lover情人型)
     他们的忠诚,强悍,以及精美是当今这个世界最为追捧和昂贵的消费品。人们沉沦在物欲的喧嚣和狂热的投标竞拍之中,
    其中最受欢迎的自然是集禁忌与欲望于一体的L型,但是由于社会公众的道德投票,这项竞拍只在少数黑市经行,继续还在投入生产的只有温氏帝国,他们每一个都是天价,但从来不缺前去抛金纸的人。
  
     蓝忘机的指尖顿了顿,
     他想要的,自己很清楚,那不仅仅是一个最新型智能亚人而已,
      人类探索AI已经很久,许许多多的机器人被分配到个个领域,百分百忠诚履行指令命令,无止境的运转,直至销毁。
      但是,他不想这样,他想给这个亚人,不,是这个人,他自己都不曾体味过的一样东西,那样东西的名为,
        自由。

      天性漠然,即使身为人类好像也不能轻易的感知外物,严苛的环境,万众瞩目的身份,蓝忘机垂了垂眸子,
      这些的意义在哪里。
      他无法忘却兄长离开时看向身旁那个棱廓俊朗的人的眼神,
      那样温柔,那样甘愿,那样的快乐……和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他好像看见一层屏障将那两个走远的身形笼罩,隔开头顶的万丈星河,世界喧嚣和渺茫。
      是什么?
      他很想开口问,但薄唇只是动了动,静默无声。

     指尖继续灵活轻巧的移动,
     ……解除限制,外界感知度100%,解除销毁系统,解除命令限制,情感敏锐度,高;主体意识监控撤销……
       他知道这是在干什么,是一件怎样荒唐幼稚而又错误的事,但是……

      (警告,此系统超出AI可控法,有机器主体意识出现风险,是否确认执行)
   
      蓝忘机注视着那一行鲜红跳跃的编码,冷俊的脸上映出淡淡的红光,平淡无波。
   ……是

      (程序启动,亚人编码WX0001,根据指令自动生成,记忆片段拾取,任务………)
       加载进度好像磕绊在了什么地方,系统以为读取错了,于是不死心的又重新加载了一边,最重要的那一项栏目里还是空空如也,
  
       ……
       反复几次之后,那虚拟屏幕上的红光都好像闪地有气无力,充满着人性化的颓然。
       蓝忘机显然预料到了这一点,于是按下中间的一个键,改为语音命令,
       "执行。"
       清冷的声音在室内掷地有声,满是不容置疑,
        首脑立刻精神一震,以飞快的拍马屁的速度加载完毕,从主机上弹出来片指甲盖大小的深蓝色芯片,稳稳当当的落在蓝忘机手中。
         然后就是一系列繁琐的絮絮叨叨的扫尾工作。
      将界面退出来 ,芯片放入舰服最上端的口袋,
      
       蓝忘机没有去管剩下的读取,径直站起身,离开首脑屏幕,向另一间舰舱走去,在那里,有他即将要见的,人。
       
   

惊了!今天竟然迟到了二哥哥代言的可爱多冰激凌!腾讯真行,话说是海盐焦糖味的,都不忍心撕开包装啊啊啊啊啊

原来它就是那只跳海草舞的网红猫!哔哩,精选哔哩的可爱舞蹈萌短片喵 UP主: 日叔丨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9950891?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F5554032-906D-4290-B4B3-33673B6F81A844884infoc&ts=1519881441721

大发现,埋伏笔之深

红线是花怜间连接的信物,但是大家知道为什么是系在手指间的红线吗?
这个其实秀秀有埋过的,诸如刺青之类的细节,
我回看了一下,是一开始在怜怜陷温柔乡的时候,曾让花花割下自己的一缕头发系在手上,保他安全,(记得吗!)
所以,这大概就是红线的来源吧……
总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但花花却记得每个相处的瞬间,
真是……
哎,这才是世上最炽烈深沉的爱吧……
o>_

多少次为他而死,为他而生……
真是戳爆泪点
有些东西真的很震撼,
原谅我看着HE的结局哭的像个狗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