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ng

地风日常:初见的一见钟情?

      天历xx年,凡间工程巨匠明仪飞升,凑齐了仙京的水雨地风第四位掌管自然的神官。
      飞升上仙,荣光无限。但明仪的内心确毫无波澜,甚至于当他接手那把造型奇异惹眼的月牙宝铲的时候,还有种当场摔铲的冲动。
      但冲动是冲动,高冷稳重的形象是不可失的,因而只能恹恹坐在角落,摸摸地往嘴里塞各式奇味珍馐,等待这场无聊的宴会结束。
        可形形色色,或怀艳羡,或怀挤兑的陌生面孔到明仪面前祝酒,偏生要扰乱他的清净。
        终于,不胜其烦的地师大人扛上宝铲,就地挖了个地动,开溜了。
       
        可能是宝物初用不太顺手,加上明仪人生地不熟,一个手抖,宝铲就跟打了兴奋剂一般,拖着地师一路狂奔,然后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把明仪扔出了洞。
        呵,好巧不巧,此处便是天界骄横'独爱女装'风师大人的飞升地,倾酒台。更好巧不巧的是,今日师青玄竟未去凑那热闹,而是一个人变做女相在此处自酌独乐。
        半醺未醉,酒光潋滟之时,竟从地下蹦出个人来,师青玄大感惊奇,真是有趣又刺激,就着一把男嗓,开口就问道:
        "兄弟你谁啊?"

        再说明仪在地下被绕的头晕目眩,又被月牙铲无情地扔的跌在地上,还有点懵。
        抬头且见仙峰缭绕,一华衣青群的绰约仙子斜倾在宝榻上,执酒把玩。那人眉眼清丽,顾盼流转,绕是明仪不近美色,也不禁被吸引,看得愣了神。
        自觉出来,耳根微红,刚想出言解释自己的唐突,那极美的仙子看向他却先开了口,薄唇轻启:
       "兄弟你谁啊?"
         声音磁性雄浑,豪放爽朗,气贯峰台,不绝于耳。
         明仪感到自己的眼睛好像痛了一下,心里有什么钪啷一声碎掉,唇动了动,什么也说不出来。
         啊,以后还是莫要在宴饮之时偷跑出来了罢,明仪心想。
          师青玄见他一身黑衣,眉棱眼阔,气度沉沉,面色却青里发白,视自己若洪荒猛兽一般。
         低头自视,未觉不妥,今天的自己依旧是美美哒!
         于是起身上前一步,想将兄台扶起来说话。可他前进一步,明仪便默默后挪一步,他进一步,明仪挪一步,加上他站着,明仪跌坐在地上,此情此景,像极了凡间大街上流氓调戏小媳妇的戏码。
          终于,师青玄仿佛想起了什么一般,抬手一拍额头,捏了法决,摇身变回男相,面上堆笑,道:
       "抱歉啊,兄台,在下风师,师青玄,哈哈哈,那什么,刚才那个。。。只是副业,副业,别见怪。"
        见他变回男相,裙子绸缎也一并消失,明仪才略松了一口气,又后挪一步,直直起身,拍了拍土,转身就走 。
        "哎,别走啊"师青玄慌忙去追。
        师青玄这人是个自来熟,天庭上的神官都被他交游了一番,已经许久未见到新面孔,再加上听闻今日又有人飞升晋入地师,想必就是此人,那就是同僚了!不结识结识怎么行!
         
       师青玄抢步拦在明仪面前,酒杯举得几乎都贴到明仪鼻子上。
       "这位兄台,想必就是地师明兄了吧,那你我也算是同僚,刚才的事,呃,反正日后你也会习惯的,就不必在意啦。今日我还未曾前去祝贺,这杯酒,权当见面礼,日后就是朋友了!"
       他神色略显兴奋,白皙的面颊上还带着酒染的红晕,衬得人清俊丰朗,竟和刚才的仙子重叠上个七七八八。
      清冽的酒香飘入鼻中,鬼使自己差的,明仪僵硬地接过酒杯,两人指尖相碰的瞬间,温软的触感,让明仪面上莫名隐隐发热。
        为了压下这热,明仪仰头将酒一口饮下,甘冽醇香溢满唇齿。
        师青玄的眼睛黑亮亮地盯着他,献宝似的凑在边上说:
        "怎么样,明兄,这酒不错吧!这可是我从君吾那儿坑过来的,常人可不给喝!"
         明仪撞上他的视线,又一下闪开了,垂下眼,闷声道:
         "嗯,不错"
         酒气漫上耳根,心跳的比往常似乎要快些,他大概是醉了吧。
    
         师青玄见他应答,更是高兴,不由分说就去拉他:
          "那我们坐下,再来几杯!"
         师青玄人来疯地拉住他,向酒台走去,明仪任他拖着,反手将宝铲背在身后。
            惹得师青玄回眼一看:"明兄,你这法器,长得还真,哈哈哈,别致。"
          明仪:"闭嘴"
            ........
          酒宴早就散了,峰台上一青衣,一黑衣,消失在天界的钟鸣声里......

                         _    END.  _




评论(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