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ng

【机械之心】忘羡,星际,AI(机器人)

     纪元2450年,
……人类创造Al 300周年,
……创造亚人(具有人类外表和行动能力的机器人)100周年
……联邦政府和帝国处于休战期,
……发展机器人并投入全线领域。
     
   含光号,
   联邦蓝氏战斗力首屈一指的综合战斗型星舰,拥有最精端的指挥系统和强悍的战斗能力,而它的现任舰长,是纪元一百年来最杰出,也是最年轻的指挥使,
    蓝忘机,蓝湛。

    一望无际的黑沉的寂静世界,含光号刚从联邦边界的CW600星球执行护航任务返回,巨大的舰体划破空间,只流下点点流动的蓝色星光。
  
       "嗤……"
       实验舱的的门缓缓打开,走进来的是蓝忘机,身形高挑出尘,贴身合适的舰服被穿的一丝不苟,半竖的立领将线条优美的喉结堪堪遮住,却给人一种不可侵犯的严肃冷淡,浅色琉璃般眸子环视了一圈,最后落在中间近人高的首脑集合屏幕上,走上前去,坐在它面前。

    一只修长而棱骨分明的手虚搭在投影键盘上,蓝忘机淡色的眸子注视着眼前的虚拟屏幕,流畅的输入一行指令代码,
……WX0001,
      这是他几个月以来的私人企划,今晚就将要做最后的一步,然后完成。
       他在离开云深不知处(又名GS4916星)以前,兄长找过他一次,身旁带着一个人,一个F型(fighting战斗型)机器人,晦涩的表达了他们已经结成伴侣的事情,那个尾指带着蓝氏婚戒机器人的名字叫江澄。

     没有过多的讶异,人类与机器人相恋并结合的特例在一百年前亚人出现的时候便已经合法。因此他能做的只有祝福,和一张新型数据处理芯片,当做贺礼。
   
     兄长走了,临走时回头看他还是万年不变平静无波的脸,很是温和的笑了笑,
    "不必过于苛求自己,若是有想做的事情,便放手去做吧。"

    为了这句话,他思考了整整一个月,然后接到了临时任务。在含光号上,他确认了自己的内心,又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去部署,去采集数据,在每天的繁重公务中抽出时间,亲自一个代码一个代码的编程进去,绘成一套新的运行系统。
      ……亚人,躯体合成类型:自动集成。权限登,高 级。
        流畅的字符跳跃闪烁,千万枚细细密密的光点像游鱼汇入大海,通过首脑主线传达到另一个世界里去。

      ……功能……
      每个产出的机器人一诞世便携刻着自己的任务驱动指令。不论是精尖端的亚人还是普通的AI,永远无法反抗和违背的,便是体内核心芯片上刻写的宿命。
      随着亚人的高度智能化和精细化,外貌如常人的亚人分为
M型(medical医疗型)
F型(fighting战斗型)
H型(house keeping家居型)
E型(enginer工程型)
L型(lover情人型)
     他们的忠诚,强悍,以及精美是当今这个世界最为追捧和昂贵的消费品。人们沉沦在物欲的喧嚣和狂热的投标竞拍之中,
    其中最受欢迎的自然是集禁忌与欲望于一体的L型,但是由于社会公众的道德投票,这项竞拍只在少数黑市经行,继续还在投入生产的只有温氏帝国,他们每一个都是天价,但从来不缺前去抛金纸的人。
  
     蓝忘机的指尖顿了顿,
     他想要的,自己很清楚,那不仅仅是一个最新型智能亚人而已,
      人类探索AI已经很久,许许多多的机器人被分配到个个领域,百分百忠诚履行指令命令,无止境的运转,直至销毁。
      但是,他不想这样,他想给这个亚人,不,是这个人,他自己都不曾体味过的一样东西,那样东西的名为,
        自由。

      天性漠然,即使身为人类好像也不能轻易的感知外物,严苛的环境,万众瞩目的身份,蓝忘机垂了垂眸子,
      这些的意义在哪里。
      他无法忘却兄长离开时看向身旁那个棱廓俊朗的人的眼神,
      那样温柔,那样甘愿,那样的快乐……和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他好像看见一层屏障将那两个走远的身形笼罩,隔开头顶的万丈星河,世界喧嚣和渺茫。
      是什么?
      他很想开口问,但薄唇只是动了动,静默无声。

     指尖继续灵活轻巧的移动,
     ……解除限制,外界感知度100%,解除销毁系统,解除命令限制,情感敏锐度,高;主体意识监控撤销……
       他知道这是在干什么,是一件怎样荒唐幼稚而又错误的事,但是……

      (警告,此系统超出AI可控法,有机器主体意识出现风险,是否确认执行)
   
      蓝忘机注视着那一行鲜红跳跃的编码,冷俊的脸上映出淡淡的红光,平淡无波。
   ……是

      (程序启动,亚人编码WX0001,根据指令自动生成,记忆片段拾取,任务………)
       加载进度好像磕绊在了什么地方,系统以为读取错了,于是不死心的又重新加载了一边,最重要的那一项栏目里还是空空如也,
  
       ……
       反复几次之后,那虚拟屏幕上的红光都好像闪地有气无力,充满着人性化的颓然。
       蓝忘机显然预料到了这一点,于是按下中间的一个键,改为语音命令,
       "执行。"
       清冷的声音在室内掷地有声,满是不容置疑,
        首脑立刻精神一震,以飞快的拍马屁的速度加载完毕,从主机上弹出来片指甲盖大小的深蓝色芯片,稳稳当当的落在蓝忘机手中。
         然后就是一系列繁琐的絮絮叨叨的扫尾工作。
      将界面退出来 ,芯片放入舰服最上端的口袋,
      
       蓝忘机没有去管剩下的读取,径直站起身,离开首脑屏幕,向另一间舰舱走去,在那里,有他即将要见的,人。
       
   

评论(3)

热度(5)